<address id="jlvtx"></address>

<address id="jlvtx"><listing id="jlvtx"><meter id="jlvtx"></meter></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jlvtx">
    <sub id="jlvtx"></sub>

        <address id="jlvtx"></address>

        <noframes id="jlvtx">
        簡體|繁體|English2019年06月25日????星期二 我要投稿

        首頁 > 印象宣威 > 人文宣威 > 文學藝術

        送給孩子:劉靜撰文——《我成長經歷的片段回憶》

        來源:宣威市檔案局     2018-10-26 09:40:43     閱讀次數:

        我成長經歷的片段回憶

         

        image001.jpg

        我的成長經歷有著所在時代的烙印。這得從我已故的父母說起。母親是一位小學教師,當年高中畢業后就參加工作,那時候中國的大學基本停辦,工作是最直接的選擇。母親最初是到離家鄉很遠的東川礦區工作,以后才調回宣威,但隨即又作為當時不多的黨員積極響應號召到鄉下教書。我們兄妹四人也得以在一個美麗的小鎮格宜度過了一段頗為自在和快樂的時光。格宜鎮雖不大,卻聚集了格宜小學、宣威二中、八車隊以及鎮政府、衛生所等重要機構,算是當時的一個樞紐,熱鬧又不失寧靜。母親任教的格宜小學,當時有不少家庭背景和年齡相若的教師子女,下河捉魚、比賽爬樹、在學校周圍沒過頭的地里相互追逐、相約探秘周邊峽谷和湖泊是大家最主要的樂趣;夏日,我還得以有機會隨母親班上的學生上山玩耍,看著他們從高高的搖曳著的松樹上采摘下松子時,覺得很是刺激;地面上,學生們從家里領來的狼狗會不時驅趕出一些小動物如花臉獐,畫面頗為歡樂;有時,傾盆大雨會突然從天而降,迅速避雨成為關鍵技能,等這些風雨過后,松軟的山地上仿佛變魔術般會冒出許多蘑菇,這一度讓我驚奇不已。可以說,那里純樸的風土人情和優美旖旎的自然風光給我留下深刻的記憶。多年以后,我對自然界的想象和認識大多來自這段經歷。不過,我們這群孩子倒也并非一味貪玩,由于受家庭影響,大多對學習保有一種天然的認同,我印象里這群玩伴幾年后隨父母遷回縣城后,在歷屆中考成績中名列前茅者甚至斬獲全縣1、2名的就有數位。我覺得在孩童時代,讓孩子們保有天性,任其自由成長并不妨礙以后的發展。

        image002.jpg

        我直到小學2年級時才從母親支教的格宜小學轉回城里與父親團聚,就讀于宣威第二小學直到畢業。大約兩年后,母親也帶著兄妹們調到宣威第一小學任教,記得當時有母親同事到家中造訪,言及離別時學生、家長和老師們依依不舍的情形,對我曾有某種觸動。母親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師,對教育工作傾注了大量心血,教出的學生不少后來很有作為(有2名曾考入復旦大學),這種言傳身教對我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父親從事的是公安工作,破過不少案件,他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因工作出色被選拔到當時地處東北的中央刑事警察學校(后為中國刑事警察學院)深造,學的是法醫專業,這所學院后來還給父親寄來大學畢業證書,全家當時感到很開心。父親極為敬業,由于工作性質使然,許多時候要到深夜才能回到家中,又常常會于深夜乘警車出去辦案,過度的勞累和工作強度對于他后來的健康確實造成很大影響。我最初回到縣城時,很多夜晚基本是一個人獨自度過,這種境況直到母親調回宣威后才得以改觀。與母親的慈愛不同的是,父親要嚴厲許多,我們兄妹幾個都有些怕他,我還受過一些責罰,但直到懂事以后才明白父愛的真正含義。我對小學后半段時間的印象是貪玩與好學參半,最讓我欣慰的是當時在不知不覺中竟培養了強烈的閱讀興趣。在那個物質極為匱乏的年代,母親仍然為我們訂閱了《少年文藝》、《兒童時代》和少年報等報章雜志,這成為我如饑似渴閱讀的對象,一些作品的語句片段至今在我腦海中仍清晰可記;家中沒有的讀物,則會通過同學借閱;有時,出于對一些作品的喜愛,我甚至會將整本小說謄寫下來,并繪制其中的全圖繡像如《月唐演義:青龍白虎》,這一定程度培養了我對繪畫和藝術的興趣,以至于上大學后還特別選修了并非專業要求的美術課;我對古典章回體小說有一種天然的喜好,在小學結束時,基本讀遍大半以上中國各個朝代的歷史演義;有時看得入神時,甚至會在課堂上接著偷偷看。曾有一次,好不容易從同學那里借來的《三俠五義》,被老師當堂沒收,好在臨近升學考試時老師托我的母親將書帶回給了我,這對我起到了極大鼓舞作用。我對小學課堂的一個記憶還在于數學課上,老師要求很嚴,每有考試,成績不合格者會被打手板,每逢此時,教室里會哭聲一片,即使學業最優者也少有幸免。我算是一、兩位從未挨過板子的同學之一,現在想來也是有趣。小學畢業時,我以全縣第三名成績升入宣威第一中學讀初中,其中數學考了滿分。

        image003.jpg

        中學是人生不斷成熟、成長的重要轉折期,我覺得當時最為難得的是環境和風氣很好。我家所在的宣威一小,現在看來確實是所很特別的學校。不少教師子女先后考取上海醫科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華東師范大學、中國農業大學、同濟大學等名校,這在當時考上大學并非易事的情況下確實是少見的。我覺得這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榜樣的力量使然。在我之前,已有一些學長陸續考取著名大學,家長們不經意間談起他們的學習故事時對我有某種觸動。就我這一屆同學而言,在學業上互相比賽、互相啟發,是當時最直接的寫照。學校不大,小伙伴們住得很近。挑燈夜戰時,大家會相互比賽看誰的燈熄滅得晚;而每天清晨5:30到6:00左右,就有小伙伴起床朗讀外語,聲音清晰可聞,其他小伙伴聽到此聲音,也紛紛起床,開始學習起來,一時間讀書聲此起彼伏。我覺得這些聲音當時顯然已經吵醒了家長們,只是從未聽到過抱怨,至今想起真是感謝他們的包容。3年的初中同樣快樂、充實,此時我對古典小說的興趣達到高峰,學校圖書室能有的歷史書籍基本全部借來讀過;與此同時,我幾乎會在每天放學回家時到書店看看有否新的小說擺出柜臺,并盡可能想盡辦法用省下的早餐費買回最心儀者;久而久之,這些書竟積攢成一大箱。一些年后,我帶孩子回老家省親時,當他看到這么多小說和連環畫時,我能感到兒子驚訝的神情。現在想想,能夠長期抵御早餐的誘惑,將一些費用節省下來購買小說,對我的意志是有些挑戰的,至今仍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或許,這就是書的魅力吧。記得當時在學習之余,仔細品味這些小說讓我感到一種難得的愜意。這些讀物大多為歷史演義,俗話說“讀史使人明智”,我后來對待學業、世事乃至社會往往有自己的觀點,實得益于這樣的無師自通。現如今,若有人向我咨詢對孩子們的建議,我的看法就是,多讀書、讀好書總不會錯。

        image004.jpg

        初中畢業時,我以全縣第一名成績升入省重點中學曲靖一中就讀。那是一個全地區尖子生匯集的中學,同學之間相互砥礪、相互啟發的風氣更甚。因是寄宿,我的高中之初卻有些松懈,直到一年左右才覺得有些不妙,好在自己迅速將這種不好的狀態糾正了過來,逐步找回過去的感覺。當時曲一中曾舉辦過高三、高二物理聯賽,我的成績在高二全年級中是唯一的及格者,而高三學生中及格者也寥寥無幾。教外語的班主任曾即興在課堂上用英語問我將來是否打算做一個Physicist,我當時心里并沒有底,但稀里糊涂回答了Yes。沒想到,多年以后,物理學和工程學確實成為我的工作重心。宣威籍學生歷來人才輩出,這在曲一中是一種共識,所以我們也自然而然承襲了這種期許。我在當時的高中會考中成績不錯,尤其是數理化似乎考出好的感覺,在政治、生物嚴重失分的情況下仍取得全地區第3名,但隨后的高考,我的發揮卻并不理想,與同班同學斬獲全省第二名的成績存在明顯差距,不過幸運的是,我的成績仍足以進入清華大學。這些過程連同我后來的許多經歷告訴我,人的一生挫折、失敗和成功原本就相伴而行,不斷前行很重要。我很慶幸自己能夠永遠不失自信,即便進到像清華這樣的頂尖大學,也是如此。當時我們這些來自教育不那么發達省份的同學,外語上存在一定劣勢,因此入學時英語水平大多分到一級。但憑著良好的適應性,我得以在新的教育體系下很快取得進步。我曾在清華兩個系(熱能、汽車)聯合舉辦的英語競賽中獲得連我自己都想不到的第一名,這讓我覺得任何事情皆有可能。

        image005.jpg

        image006.jpg

        我是1987年9月進入清華大學的,被錄取到熱能工程系燃氣輪機專業攻讀學位,盡管這并非我的第一志愿,但入校后我很快發現自己其實受到了命運的眷顧。在這個歷史上人才輩出、名師薈萃的老牌專業,聚集了一批杰出的教師。可以說,在清華燃氣輪機這個既重實踐,又強調理論的教學培養過程中,我得以打下極為扎實的數理基礎。本科期間,當時清華傳奇校友錢鐘書先生的小說《圍城》在同學們中很有影響,我則對其“橫掃清華圖書館”的氣魄暗自稱奇,竟自產生某種共鳴。圖書館是我經常光顧的地方,我很早就養成查閱文獻和閱讀期刊雜志的習慣,而且關注范圍極廣,這對于我后來形成融會貫通的知識體系十分有用,這種習慣保持至今。大二快結束時,出于對未來從事科學研究的打算,我特別選擇了物理系現代應用物理專業作為第二學位,從此開始了“理工兼修”的學習和工作歷程,那種工程學注重解決實際問題,而物理學要求窮根究底的風格在我多年的研究中始終貫穿其間。1992年,本科畢業后,我成為當時清華大學較早的一批直博生,在導師建議下專攻生物傳熱學。生物體系實在精妙復雜,當時我一點基礎都沒有,但興味盎然。在工程和物理的基礎之外,正是生命現象的豐富極大地激發了我對于自然界的想象力。我覺得在工程熱物理與生命科學交叉的地帶,儼然存在一個絢麗多彩的世界。從零開始,我用了不到三年半時間,便完成了生物傳熱學方向的博士論文,1996年2月初獲清華大學工程熱物理專業博士學位后留校任教。然而,留校的日子卻是一段艱難的經歷,由于是獨立開展科研和教學,我面臨的最大困難是缺乏基本經費和實驗條件,好在不久就獲得一項國家自然基金(當年全系僅有4項獲得資助),得以生存下來,并在28歲時出版了我的第一本著作《生物傳熱學》。1997年11月,帶著對未來的期待,我前往美國普渡大學從事博士后研究;1999年6月,我接受中國科學院百人計劃之聘回到北京,在理化技術研究所開啟了我科研生涯中的黃金時代。當時,蓄勢待發的中國科技在全國范圍內正處于如火如荼的改革和轉折期,不乏轉型的陣痛,但也呈現出一片盎然生機。我在液態金屬研究上的許多突破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取得的。我對此的一點小小感悟是,大量原創科學思想的提出多源于學術自信、創新意識、知識體系上的長期積淀以及永無止境的追求,這與我一貫推崇的清華名句“自由之精神,獨立之思想”高度貼合;同時,我覺得重大成果的取得,也實在是時代的使然。我相信未來中國科技的前景會更加遠大,在這里不斷產生出能改變人類社會和文明的發現發明將會成為一種常態。

        (劉靜:現為清華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教授;中國科學院理化技術研究所雙聘研究員,兼低溫生物醫學工程學北京市重點實驗室主任)

        相關評論

        主管:宣威市人民政府                  主辦:宣威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運維:宣威市政府信息公開管理服務中心   
        滇公網安備 53038102530400號   備案:滇ICP備 07000623號
        技術支持:壹佳科技

        公車平臺

        官方微博

        12388網絡舉報

        中福彩票 永州 | 台山 | 乐山 | 扬中 | 大连 | 简阳 | 泰安 | 巴彦淖尔市 | 基隆 | 通辽 | 永康 | 六安 | 绵阳 | 任丘 | 大庆 | 铜仁 | 自贡 | 武安 | 铜川 | 玉林 | 渭南 | 烟台 | 徐州 | 台湾台湾 | 惠州 | 项城 | 攀枝花 | 天门 | 常德 | 临夏 | 迁安市 | 金坛 | 萍乡 | 阿拉尔 | 吉林长春 | 乐清 | 正定 | 丹阳 | 保定 | 荆州 | 湘西 | 铜仁 | 仙桃 | 白城 | 秦皇岛 | 常德 | 鞍山 | 莱州 | 滁州 | 昭通 | 宿州 | 威海 | 黔南 | 扬州 | 儋州 | 铜川 | 楚雄 | 石嘴山 | 贵州贵阳 | 海安 | 嘉善 | 七台河 | 永康 | 铜川 | 衢州 | 台湾台湾 | 永新 | 包头 | 仙桃 | 双鸭山 | 楚雄 | 永州 | 香港香港 | 衡水 | 喀什 | 辽宁沈阳 | 偃师 | 东阳 | 通辽 | 喀什 | 建湖 | 定州 | 长治 | 仁怀 | 临猗 | 怒江 | 黔南 | 绵阳 | 迪庆 | 曲靖 | 仁怀 | 玉溪 | 昌吉 | 湘西 | 保亭 | 余姚 | 广汉 | 荆州 | 丹阳 | 濮阳 | 温州 | 博尔塔拉 | 威海 | 哈密 | 厦门 | 莱芜 | 吴忠 | 玉树 | 嘉兴 | 秦皇岛 | 荣成 | 东阳 | 汉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