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lvtx"></address>

<address id="jlvtx"><listing id="jlvtx"><meter id="jlvtx"></meter></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jlvtx">
    <sub id="jlvtx"></sub>

        <address id="jlvtx"></address>

        <noframes id="jlvtx">
        簡體|繁體|English2019年06月25日????星期二 我要投稿

        首頁 > 印象宣威 > 人文宣威 > 文學藝術

        花小溝的春天

        來源:葉淺韻     2018-04-13 16:12:12     閱讀次數:

        花小溝的春天

        葉淺韻

        timg.jpg

        在臘梅吐蕊的暗香處,癡癡地盼望著春天的來臨。仿佛還在一場春雪的驚喜中回味,在某日晴好的藍天下,忽然就發現一樹一樹的花盛開了。先是李花華麗麗地開了腔,脆生生地喊了一地潔白。而后,千樹萬樹的梨花,一坡一坡的桃花,一片一片的櫻花,呼啦啦地開了,爭著趕著搶著,像一個永不謝幕的劇場。

        最是期待那滿山坡的杜鵑花,烏蒙山上的春天,嶺上開遍了杜鵑花,紅的,粉的,黃的,白的,一溝溝,一坎坎,一坡坡,千頭萬緒的杜鵑花,漫無目的地開了。它是云南當之無愧的八大名花之一,更是宣威這座小城脫穎而出的花魁之首-----市花。人們愛它,就像愛自家地里的普通大白菜那樣,離不了,舍不得。

        無論往哪一座山上走一回,迎風怒放的是它,卓然旖旎的是它,含情脈脈的亦是它。春天的山,只能用生長和綻放來裝飾。滿山坡的花,遼闊悠長,舉目難清,像是那些我無法抓住的幸福。走了一山又一山,卻獨愛花小溝的春天。花小溝山上的杜鵑,是有魂的,即使是一地落紅,也驚艷艷地擠在地上,像是一個極品女子死去的魂,凄凄美美。更別提那些綻放的枝頭,星星點點,成焰成霞,走進它,親近它,仿佛覺得這一樹的花是專門為我而開。

        花開時,一朵朵,一樹樹,或是臨水,或是依山,在山尖,在山腰,在山腳,歡歡喜喜地吹著喇叭。向你招手,向你低眉,向你微笑。花謝了,一瓣一瓣,一朵一朵,落在草叢里,落在枝葉上,落在溪水里,無聲無息,香魂縷縷,像一場經年未知的告別。寂靜風咽時,花香四起,萬千蜜蜂競相爭寵。靜靜地坐下來,聽一段流水的聲音,品一場鳥類的歡聚,有風經過,正巧落一朵紅艷的花朵落在白白的衣衫上,那些殘紅落花的美好詩句,便像這一樹一樹的杜鵑那樣,裊娜娉婷。這一刻,恍然若夢,好想讓自己幻化成一朵杜鵑,飄落在清澈的溪水里,做一回臨水照花的民國女子。

        花小溝的名字是雅的,它剪開了漢語語句的正常秩序,讓花與溝處在一個立體的畫面上,既讓花事免了普通意義的俗氣,又讓一個“小”字有了些謙遜的韻味。恰到好處地隱居在格宜鎮的山里,用三個季節的韜光養晦,專門只待這一季的到來。這時,它不再局限于它的小,更或者說,它在它的小里,讓一切長在它身上的花朵,無限無限地放大。但再大,也大不過這一條溝去。溝里常年有溪水淙淙流過,清澈明媚,像一個從未出過深山的俊俏姑娘,不懂人情,不知風情,一彎彎一曲曲地唱著。野得恰到好處,收得正是撩人。

        過了這一溝的花,那一坡的綠,就是花大溝了。這種對稱的叫法,是中國語境的習慣,左右均勻,大小有序。花小溝的溝是大的,水是大的,花大溝的溝卻是小的,水亦是小的。唯一的相同的是,滿山紅遍的山嶺上,處處都是燦然的杜鵑花。花大溝的杜鵑花是海,如它的大一樣,大到看不見邊際。因為看不見,所以覺得是難以把握的幸福。而花小溝的小是晶瑩的,玲瓏的,可以捧在手心里的。愛它,就像是百姓疼愛自己最小的女兒一樣,生怕她嫁不出去,更怕她嫁不到好人家。所以,捧著,含著,舍不得,疼不完。

        我總是忽悠悠如風一樣,跑進花大溝里,進行些禮節性的問候。又鋪啦啦地回到花小溝,與它親密纏綿。拾級而上,沿溪而行。溝里的溪水常年沖擊流淌,湍湍而過的地方,沖出各色形狀,如壁如玉,如砥如蕩,落花流水,相映成趣。可與三五雅致的朋友,備了茶具開水,坐在一塊平坦的石頭上,品茶品風景,把美好的光陰一秒秒浪掉,費掉。當這一切成了回憶的時候,片刻都會是奢侈的享受。與美好的人,做美好的事,這便是美好的人生。

        累了,乏了,穿過一樹一樹的杜鵑花,從山坡上漫步下來,推開虛掩的柴門,去花小溝書院里,喝幾口明前茶,翻幾頁喜歡的書,聽一段高山流水的古箏。眼前的人,皆是自己喜歡的,墻上的畫也是自己喜歡的人畫的。仿佛把這些美好時光都裝進了衣衫里,像兜住了滿山坡的杜鵑花,像捧住了整個的春天。

        投目窗外,梨花李花都謝了,粉紅的桃花也萎了,唯有墻角邊上突兀地開出一株不知名的花,像梅花,暗香盈袖,也像桃花,夭夭灼灼。最是奇異的是,它開了紅白兩色,一枝紅色,一枝白色。不僅如此,連白色花朵的枝頭上,也零落地冒出幾朵紅色,甚至一朵花里,一半紅色一半白色。華臻臻地印在窗上,自成一派,傲然獨立,宛如北方有佳人,傾城又傾國。

        若是餓了,煙火近在眼前,燒的煮的烤的,一應俱全,可以在亭子里,在茅檐下,就著些土生土長的食物,把酒臨風,淺酌低吟,感恩這大地的賜予。有琴有畫,有書有酒,不是風流甚似風流。低眉婉轉,再唱一曲,追隨李白遺風,大有“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之感。無關風月,不問前程,醉了,就睡在花下,與花成一色。

        這一程山山水水,這一路歡歡喜喜,皆是滿身驚艷了的時光。沐足而上,為青草留影;濺水而下,與繁花傾訴;蔚然而坐,滿目驚風。環顧左右,言花,或是不言花,一切皆是被世界溫柔以待的樣子。一曲長笛起,我心似明月,滿山盡明月。


        相關評論

        主管:宣威市人民政府                  主辦:宣威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運維:宣威市政府信息公開管理服務中心   
        滇公網安備 53038102530400號   備案:滇ICP備 07000623號
        技術支持:壹佳科技

        公車平臺

        官方微博

        12388網絡舉報

        中福彩票 迪庆 | 海拉尔 | 新疆乌鲁木齐 | 阿坝 | 庄河 | 南安 | 雅安 | 铜陵 | 十堰 | 黔西南 | 宿州 | 清远 | 赵县 | 辽宁沈阳 | 娄底 | 渭南 | 临沂 | 株洲 | 鄂尔多斯 | 灵宝 | 武威 | 三明 | 大丰 | 鹤壁 | 垦利 | 神木 | 黄南 | 林芝 | 余姚 | 三河 | 大丰 | 文山 | 吉林长春 | 诸城 | 沧州 | 江苏苏州 | 漳州 | 白银 | 常德 | 清徐 | 六安 | 丹阳 | 灌南 | 昌吉 | 九江 | 兴化 | 贵州贵阳 | 五指山 | 钦州 | 珠海 | 三明 | 宁波 | 塔城 | 新疆乌鲁木齐 | 常德 | 白银 | 长治 | 鞍山 | 延边 | 林芝 | 绍兴 | 晋城 | 曹县 | 垦利 | 东营 | 锡林郭勒 | 伊春 | 承德 | 启东 | 长垣 | 宝应县 | 昌吉 | 随州 | 十堰 | 阳江 | 龙口 | 昭通 | 醴陵 | 邢台 | 阿勒泰 | 遵义 | 烟台 | 和县 | 楚雄 | 义乌 | 雅安 | 广安 | 保亭 | 温州 | 辽阳 | 昌都 | 陕西西安 | 固原 | 广元 | 兴化 | 亳州 | 兴化 | 温州 | 海西 | 宣城 | 固原 | 滨州 | 阳泉 | 张家界 | 晋江 | 启东 | 宁德 | 秦皇岛 | 遵义 | 江门 | 运城 | 焦作 | 阿拉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