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lvtx"></address>

<address id="jlvtx"><listing id="jlvtx"><meter id="jlvtx"></meter></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jlvtx">
    <sub id="jlvtx"></sub>

        <address id="jlvtx"></address>

        <noframes id="jlvtx">
        簡體|繁體|English2019年06月25日????星期二 我要投稿

        首頁 > 印象宣威 > 宣威名人

        忠誠擔當—劉琳

        來源:宣威市人民政府門戶網     2016-03-27 13:58:52     閱讀次數:

        劉琳,原名劉宗翠,1930年2月13日出生于宣威縣城西門街一個小土地經營家庭。姊妹8人,她排行第三。由于父親早故,家庭經濟并不寬裕,靠親戚接濟上學,1937年入仙龍臺小學讀書。她俊秀活潑,聰明愛友,深得老師和學生們的喜愛。1942年考入宣威簡師附小。由于她好學上進,刻苦攻讀,成績優良,在同學中享有品學兼優的盛譽。

        1944年3月劉琳考入宣威縣立中學。這時,宣中地下黨組織異常活躍,組織燎原社,在學生中廣泛傳播馬列主義。劉琳接受黨的教育培養,閱讀進步書刊,參加了燎原社活動,與廣大師生一起參與黨組織領導的革命斗爭。1946年8月黨組織在縣中秘密組織婦女研究組,劉琳任婦研組干事。同時,黨組織把數十名先進女生組成女生大隊,劉琳任大隊委員。她積極熱情,組織女生大隊的部分成員學習《大眾哲學》、《資本論》單行本等理論書籍,唱革命歌曲等。在地下黨的領導下,女生大隊團結教育進步女生,積極參加反美蔣、反內戰、反迫害、反饑餓的學生運動。

        1947年,劉琳初中畢業,成績名列全班第一,考入縣中高三班。她一邊讀書,一邊繼續參與革命活動。5月,她被吸收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1月,在反對縣中訓育主任 陶應發(三青團骨干、特務)辱打女生的斗爭中,劉琳與進步師生一道,團結一致,開展斗爭,迫使校方承認陶辱打女生的錯誤,并向女生大隊和全體女生賠禮道歉,斗爭取得了勝利。

        為適應解放戰爭形勢的發展和開展武裝斗爭的需要。1948年秋,黨組織調劉琳、王文惠、胡林英等到沾益播樂中學參加“九·五”起義,起義后編入云南人民討蔣自救軍第三支隊,劉琳先后任生活指導員,宣傳隊副隊長。她帶領宣傳隊員深入各班排,教戰士唱歌、跳舞、識字。她性格倔強又開朗,充滿革命樂觀主義精神,行軍中不僅為戰士們表演節目,搞鼓動宣傳,激勵戰士斗志,還為病號扛槍、背糧袋。她積極參加軍事訓練,攀爬滾打樣樣都學,從不叫苦。她有很高的革命警惕性。一次,她發現一個三青團骨干分子混進部隊,立即向領導反映,及時加以清除。

        1949年初,三支隊的四、六兩大隊組成永焜支隊,成為滇東北地委的主力部隊。同年4月,中共滇東北地委領導機關及永焜支隊進駐宣威西澤建立根據地,并在西澤開辦了滇東北軍政干部學校。劉琳從永焜支隊到干校第一班學習。5月,80余名學員組成三個武裝工作中隊,分赴農村建立根據地。劉琳任第一中隊副隊長,負責石城片發動農民,建立和鞏固根據地的工作。她住在貧苦農民家里,滾草窩,喝苦菜湯,不怕虱子咬、蚊子叮,密切了同農民群眾的關系。她虛心向群眾學習生產知識,掌握生產技能,同群眾一道生產勞動。她熱情地教農村婦女唱歌、跳舞,與農民拜姊妹,教農民識字,給農民講革命故事,宣傳革命真理,發動農村婦女翻身求解放。她同貧苦農民同甘共苦,深得人民群眾的愛戴,婦女們都把她當作自己的好妹妹。

        1949年6月,劉琳任西澤黨總支組織委員,仍負責石城片的工作。她充分依靠和發動農民群眾,建立農會、婦女會、姊妹會、兒童團,全面開展農運工作,把石城片工作搞得有聲有色。同年8月,根據組織安排,劉琳帶領一批同志到渣格鄉開辟新區工作。渣格位于川滇公路南側,是國民黨殘部從威寧向云南逃竄的必經之路,地位十分重要。她率隊一到渣格,立即深入發動群眾,開展各項支前工作和進行對敵斗爭。同時,劉琳對被我黨爭取過來的渣格鄉鄉紳李少白繼續做團結教育工作,利用李在當地的威信和關系,動員李向當地富豪“借出”部分槍支武裝民兵。

        劉琳有勇有謀,身先士卒,親自帶領民兵破壞公路,阻敵南逃,在對敵斗爭中表現得很出色。10月,石天覺(副團長)率國民黨第八軍近200人的隊伍向云南逃竄。劉琳帶領渣格民兵,配合邊縱六支隊的一個營和嵩尋游擊大隊,在渣格梁子伏擊了敵人。狡猾的石天覺只身潛逃到渣格陸家沖,被民兵抓獲。劉琳隨即令民兵將石天覺押送西澤,途中,石尋機逃跑,被民兵擊斃。11月下旬,國民黨第八軍由貴州逃入云南。劉琳立即組織渣格各種群眾組織積極投入支前阻敵斗爭,并親自率渣格民兵白天參與主力部隊在冒水井、渣格梁子一帶阻擊敵人,黑夜又摸到公路邊襲擾敵人,使敵人不得喘息。1949年12月1日,劉琳又帶領民兵參加了分水嶺阻擊戰。連續幾天的戰斗,她滿身泥濘,人也瘦了,但她忘記了這些,一心想著黨和人民的事業,馬上返回渣格,投入了新的戰斗。她組織發動群眾籌集了大量糧食、軍鞋等慰勞物資準備迎接解放大軍的到來。劉琳還以飽滿的革命激情教男女青年唱迎軍歌,跳迎軍舞。1950年1月初,解放大軍一部進入渣格,整個渣格一下子沸騰起來。一時,“桃花開,李花開,桃李百花開喲,解放大軍過喲過江來”的歌聲響遍渣格上空。

        1950年8月13日,劉琳在縣城開完會,一行13人回西澤,途經馬街子時,突然與從沾益卡郎逃竄而至的一股土匪約200余人遭遇。狹路相逢,劉琳等人即刻投入戰斗,終因寡不敵眾,分散突圍。劉琳不幸被敵緊緊包圍,只身一人與敵激戰,當敵人距她只有20多米時,她只剩下最后一粒子彈,情況十分危急,劉琳把死置之度外,抱定了寧死不當俘虜的決心。為使文件不落敵手,劉琳立即將文件包、手表等物甩在刺棵里,毅然把槍口對準自己的胸口,扣動了扳機,子彈從左鎖骨下穿過,她倒在血泊之中。土匪蜂擁而上,有的說:“再給她一槍”,有的說:“死了!死了!別浪費子彈了”。一個土匪還狠狠踢了劉琳一腳,方才離去。過了一會,劉琳醒來,她強忍傷痛撐著受傷的身體艱難地向前爬行,爬到一塊包谷地里,她又暈了過去。幸好,當天下晚被群眾發覺,才將她抬到縣醫院搶救。劉琳英勇頑強,寧死不屈的英雄事跡很快傳遍了全縣各地。為表彰劉琳同志,曲靖軍分區給她記了一等功,中共曲靖地委給予嘉獎并通報全區,《云南日報》刊登了她的事跡,并以《一面鏡子》為題發表短評,高度贊揚了她的英雄氣魄和寧死不當俘虜的革命氣節,并號召廣大黨員學習她的英雄事跡和革命精神。

        1950年11月,中共西澤區委員會成立,劉琳擔任區委書記。1950年12月調任宣威縣婦委副書記,1952年任命為縣委委員。同年劉琳被分到榮勝大點參加領導土改工作。當時,阿渣密村的一個女惡霸很頑固,在關押中,還糾集幾個女地主策劃收藏財物,不老實交待。得知這一情況后,工作組立即召開宣判大會,判處這個惡霸死刑,派劉琳執行。劉琳堅定沉著,對準女霸后胸開了一槍,但女惡霸沒有死,轉過頭來看著劉琳,在場群眾都為劉琳捏著一把汗。劉琳毫不猶豫,立即又開了一槍,一連四槍,女惡霸才倒地身亡。劉琳勇敢堅決的革命精神一方面震懾了敵人,使他們老實交待,加一方面鼓舞了群眾的斗志,使群眾增強了對敵斗爭的信心和勇氣。

        1953年3月,劉琳提任縣婦委書記,1953年6月調沾益縣委會工作,1954年8月被 選為云南省首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55年調宣威任縣婦委書記。在宣威縣第一、二次黨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共宣威縣委委員。1960年1月任縣委宣傳部部長,1962年9月改任宣傳部副部長,1963年調曲靖地區婦聯工作,1966年任地婦聯副主任。

        她雖身居領導地位,但衣著簡樸,平易近人,關心他人比關心自己為重。1961年國家處在困難時期,她看到和自己一起工作的同志,工作繁忙,生活十分艱苦,從多方面給予關心照顧。一次她還將自己分到的兩斤肉拿出來給大家打牙祭。她關心同志,卻很少關心自己,一心一意埋頭工作。在她第三個孩子臨近分娩的時候,同志們勸她早點休息,她卻說:“不要緊,同志們的任務夠重的了,我能堅持一天就要跟同志們工作一天”。就這樣直到臨產前三、四小時她才離開工作崗位。

        1964年地委組織工作隊,劉琳把三個孩子丟下交給姨媽,與工作隊員一起到宜良竹山搞“四清”工作。她思維敏捷,工作細致,不耐心群眾疾苦。每次聽取匯報都要詳細記錄,反復詢問,認真分析,掌握真情。在了解貧困戶時,每戶的成分、生產工具、勞動力、糧食、衣物、小孩子讀書等情況都要一一掌握。然后根據實際困難切實幫助解決。劉琳與人民群眾同甘共苦的精神更是使人敬佩和信服。后來因工作需要劉琳調到工作隊隊部。照理可以在隊部吃住,生活相對安定些,但劉琳心中裝著的不是自己的方便舒適,而是農民。她對同行的同志說:“我們還是回村上吃住,這樣可隨時了解農民的疾苦,另外我們每月40斤大米,加上生活費,也可以幫助所住農戶暫時解決一點困難”。在劉琳同志的帶動下,工作隊員一直吃住在農民家中,與農民實行同吃、同住、同勞動,腳踏實地地幫助群眾解決困難,與農民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劉琳對工作認真負責,雷厲風行。一天晚飯后,她接到一份宜良縣公安局對一農民錯劃為地主成分的平反糾正通知,立即約工作隊員王華蓉一起送到生產隊。到村時,正好村上開群眾大會,當眾宣布通知后,群眾齊聲稱贊共產黨好,錯了就糾正。

        文化大革命開始后,劉琳被列為審查對象,關進了“牛棚”。1969年“劃線站隊”,劉琳又被扣上“叛徒”等莫須有的罪名和帽子,受盡揪斗、游街、掛黑牌、下跪、捆綁、架噴氣式等種種非人折磨。1969年3月29日,不滿40歲的黨的好兒女劉琳,便含冤匆匆離開了人世。她在留給孩子的遺書中寫道:“望你們不要流淚,不要悲傷。媽媽是被冤屈離開人間的。……媽媽的歷史不用翻,群眾知道,……我不是叛徒……。”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劉琳長期蒙受的不白之冤得到了昭雪。1979329,曲靖地委為她召開了追悼大會。中共曲靖地委的悼詞中說:“劉琳是黨的好干部,好黨員,她積極工作,努力奮斗,為人民的解放事業作出貢獻。她的逝世,使我們失去了一位好黨員,好同志。”這對她的一生作出了公正的結論和評價。

        相關評論

        主管:宣威市人民政府                  主辦:宣威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運維:宣威市政府信息公開管理服務中心   
        滇公網安備 53038102530400號   備案:滇ICP備 07000623號
        技術支持:壹佳科技

        公車平臺

        官方微博

        12388網絡舉報

        中福彩票 佛山 | 通化 | 山西太原 | 玉林 | 中卫 | 泗洪 | 庄河 | 鹰潭 | 临汾 | 滕州 | 清远 | 图木舒克 | 抚顺 | 日照 | 平顶山 | 兴安盟 | 宁夏银川 | 黔南 | 广汉 | 蓬莱 | 禹州 | 乐山 | 如东 | 泗洪 | 金昌 | 南平 | 辽宁沈阳 | 日照 | 松原 | 新余 | 台中 | 阿里 | 庄河 | 灌南 | 衢州 | 大连 | 双鸭山 | 日喀则 | 塔城 | 德阳 | 盘锦 | 莱州 | 信阳 | 资阳 | 吉林 | 枣阳 | 商洛 | 龙岩 | 寿光 | 天长 | 铜川 | 香港香港 | 烟台 | 驻马店 | 信阳 | 博尔塔拉 | 克孜勒苏 | 辽阳 | 清徐 | 阳泉 | 济南 | 洛阳 | 天水 | 惠州 | 阿勒泰 | 呼伦贝尔 | 和田 | 嘉峪关 | 台北 | 顺德 | 澄迈 | 昌吉 | 保山 | 蓬莱 | 大庆 | 许昌 | 黄山 | 三门峡 | 东海 | 梅州 | 阜新 | 阜阳 | 阿拉善盟 | 亳州 | 怀化 | 运城 | 桐乡 | 蚌埠 | 章丘 | 临沂 | 连云港 | 葫芦岛 | 洛阳 | 阜新 | 桓台 | 醴陵 | 伊犁 | 东阳 | 宁国 | 荣成 | 曹县 | 潮州 | 茂名 | 克拉玛依 | 琼海 | 诸城 | 克孜勒苏 | 日喀则 | 台北 | 柳州 | 屯昌 | 平潭 | 德阳 |